超威:何解鉛蓄電池回收領域沉疴?
發布時間:2019-10-09 16:42:00


超威:何解鉛蓄電池回收領域沉疴?


日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發布通知,對可能將獲頒廢鉛蓄電池收集許可證的新疆超威梯次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5家企業及委托集中轉運點、收集網點等進行公示,公示期為926日至108日。


通知顯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將開展鉛蓄電池生產企業集中收集和跨區轉運試點工作,并對符合條件的鉛蓄電池生產企業頒發廢舊鉛蓄電池收集許可證。


2019年1月,國家生態環境部和交通運輸部聯合發布了關于印發《鉛蓄電池生產企業集中收集和跨區域轉運制度試點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各地建立鉛蓄電池生產企業集中收集模式、規范廢鉛蓄電池轉運管理要求、強化廢鉛蓄電池收集轉運信息化監督管理。


盡管最近幾年在鋰電發展光環的襯托下,鉛蓄電池顯得默默無聞,其實在汽車啟動、通信基站、備用電源、儲能電站、電動自行車等領域應用仍然廣泛。但是鉛蓄電池面臨的最大問題,還是污染問題。


超威集團相關負責人向電池中國網表示,經過多年在生產工藝和企業管理方面的提升,鉛蓄電池在生產環節和再生環節已經不存在污染問題,但中間的流通環節是所有污染癥結的所在,因為流通環節缺乏監管,導致大量廢舊鉛蓄電池在這一環節流向非正規再生渠道。


究其原因,依舊是廢鉛金屬帶來的經濟利益。


非法冶煉加工企業,除了在環保設備、環保治理方面毫無投入外,也未盡稅收方面的義務,既無環保稅、又無消費稅,可以說是“無本萬利”。反觀正規回收冶煉加工企業,除了被征收環保稅、消費稅外,再生鉛企業退稅幅度收縮,同時在逆向回收環節無稅額抵扣,造成企業成本壓力不斷加大,回收幾乎變得“無利可圖”。


也可以說,在鉛蓄電池回收的流通環節,始終存在著“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超威集團相關負責人認為,目前鉛蓄電池營商環境管理的兩大缺口即為稅票和聯單管理,這兩個方面是解決回收問題的關鍵。此前,很多行業人士就反映,鉛蓄電池行業存在稅費重復計征的情況,也有蓄電池生產企業反饋,在開展逆向回收、“以舊換新”時,普遍遇到了收購廢鉛酸蓄電池無稅票入賬等問題。這些問題不但打擊生產、回收企業的回收積極性,也不利于廢舊電池回收環節污染問題的有效根治。


盡管如此,作為行業領軍企業,超威集團在鉛蓄電池回收方面,并沒有停滯不前。自2015年起,超威集團即受命原國家環保部建成“國家環境保護鉛酸電池生產和回收再生污染防治工程技術中心”,探索鉛蓄電池生產、回收、再生領域的污染防控體系和措施。


為此,超威集團積極參與《鉛蓄電池行業及再生鉛行業固體廢物環境管理戰略研究》、《鉛蓄電池行業固體廢物環境管理戰略研究》、《鉛蓄電池及再生鉛行業鉛全生命周期防空體系研究》、《鉛蓄電池二維碼身份信息編碼標準》、《廢鉛酸蓄電池回收技術規范》等多項管理制度與管理體系研究,為廢鉛蓄電池規范回收轉移管理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此后,超威集團還向國家發改委提交有關推行生產者責任延伸和廢鉛蓄電池回收體系建設實施方案,相關內容被納入《生產者責任延伸推行方案》,得到了國家相關部門及社會各界的高度重視,也就有了之后九部委聯合發布《廢鉛蓄電池污染防治行動方案》等各種重磅文件的推出。


除了在政策調研方面為有關部委提供相應支持外,超威集團也在依托自身構建的市場網絡體系,繼續著鉛蓄電池回收再利用的實踐。


從2017年開始,超威集團陸續在北京、天津、山東、浙江、上海、江蘇、福建、廣西、河南等省市開展回收工作,按照國家政策的方向對各地的代理商進行梳理和基礎改造,使具備廢電池暫存條件的代理商先行先試。


比如上面提到的新疆環保廳公示文件中,超威集團下屬新疆超威梯次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就將依托5個委托集中轉運點和97個收集網點,收集、貯存廢鉛蓄電池總量將達到10000噸/年。


同時,為配合實體業務的進行,超威集團還聯合清華大學開發了“電池全生命周期管理平臺”,并且在2018年5月份上線了1.0版本,2019年3月底又迭代到2.0版本。利用先進的大數據管理手段,該平臺實現了鉛蓄電池流轉全程可視化管理,形成鉛蓄電池“來源可查、去向可追、監督留痕、責任可究”的監管數據鏈條。


近期,國家發改委就《鉛蓄電池回收利用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其中對鉛蓄電池的回收目標、回收過程、回收管理、貯存、處罰機制等都進行了詳細規定。包括建立“全生命周期統一編碼”、“關鍵節點電子臺賬制度”、“鉛蓄電池全生命周期管理信息系統”、“分級管理、觸發機制”等,這些具體措施,都將對鉛蓄電池的回收工作起到極大的促進作用。


對此,超威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該政策的核心,在于要實現鉛酸蓄電池的全生命周期管理,從新電池出生到廢電池的消亡,所有的數據管理保證真實有效,真正實現鉛蓄電池的“來源可查、去向可追、監督留痕、責任可究”。


該政策一旦實施,鉛蓄電池生產企業和再生企業的整合將會進一步加快,行業集中度也將進一步提高,生產企業也會加大在回收體系建設方面的投入,鉛蓄電池生產企業無疑會成為回收體系的核心,從根本上改變目前的鉛蓄電池回收現狀。


可以想象,隨著更多具有實際指導意義的政策陸續出臺,在鉛蓄電池回收環節的沉疴宿疾將會得到有效根治,鉛蓄電池這一存在了100多年的電化學體系,仍將會煥發其巨大的生命力。

第四屆動力電池應用國際峰會CBIS2019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